平整的大草坪,开阔的游泳池,还有一排独立的单间,“舒适房”“采光房”“湖景房”“亲子房”……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些房子叫作“萌宠房”,是准备给宠物居住的。

  90后常昶是一名宠物驯导师,也是南京市江宁区的功夫狗宠物寄养训练乐园的主理人。常昶的“座驾”是一辆涂鸦卡通宠物的面包车,每天他都要开车去接送宠物。有的客户在外省,他也会接送,最远的一次,他开车到过广东。

  与很多市区的宠物店不一样,常昶的宠物乐园离市区30多公里,开车前往必须大路转小路,弯弯绕绕地驶过村庄和田野。

  他的宠物乐园坐落在此,一方面空气清新,租金低,另一方面也不用担心宠物乱叫被周边居民投诉。

  据记者观察,同样是服务宠物,市区以宠物美容、护理为主,郊区则以寄养、训练为主,各有侧重。

  当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精神层面的“悦己消费”,“养宠”就是其中之一,尤其在“单身经济”和“银发经济”的强力驱动下,中国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宠物市场之一。其中,以宠物为核心的“它经济”热度持续飙升,中国宠物消费市场迎来新机遇。《2023-2024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消费报告)》显示,2023年城镇宠物消费市场规模为2793亿元,预计在2026年达到3613亿元。

  常昶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进入宠物行业的。有意思的是,他并非宠物驯导专业出身,学的是数控。

  毕业后,他做过数控加工,也做过房产销售。他逐渐发现,自己的性格比较“宅”,不太擅长与人打交道。而随着养宠人群的持续扩大及用户出行需求的不断增长,宠物寄养的服务需求也在大幅攀升。

  宠物寄养一般指的是宠物主人因外出在短期内无法照料自己的宠物,托付给他人或第三方照料照看。宠物寄养行业的特殊性在于服务对象是动物。动物作为有生命的个体,本身就具有很大的不可控性和不可预测性。所以,常昶认为这需要更专业的服务能力。

  随着“宠物经济”的快速发展,也催生了一些新职业,宠物驯导师、宠物摄影师、宠物健康护理师等也越来越多出现在大众视野。

  2018年年初,“功夫狗”品牌在上海成立,目前上海共有3家店,主要业务是寄养和训练以狗为主的宠物。同年,常昶加入该公司。到2019年8月,以常昶为主理人的“功夫狗”南京店开始营业。

  几年过去,常昶越发自信。他说,接受过训练的宠物和没有接受过训练的宠物,性格和行为都会有很大差异,所以现实中,很多人愿意花重金让宠物接受更好的“教育”。

  据常昶介绍,寄养宠物的家庭大多是本市和周边城市的宠物爱好者,委托乐园进行训练,如犬类宠物,以幼犬训练和成犬寄养为主。每到节假日,他所在的乐园,“萌宠房”供不应求。

  目前,寄养和训练是宠物乐园的两大业务。同类的宠物乐园很少有游泳池,为了给不会游泳、怕水的宠物更多生存的技能,常昶在运营之初就筹划修建一个室外游泳池。

  游泳池的设计也非常“人性化”,分为深浅区、体验区和游玩区,包含安全系数高的平整式池底和层次感强烈的台阶式池底,能满足不同水性宠物的需求。

  常昶表示,每年5月气温回暖适合宠物游泳时,泳池就会开放,一直到10月气温逐渐降低时关闭。

  不过,寄养宠物难免会遇到突发情况,比如一些动物在寄养过程中生病。

  常昶说,宠物乐园会准备日常药品,如果药品不见效,会立刻送到附近的宠物医院。

  常昶发现,宠物犬的肠胃和抵抗力普遍不如流浪犬,特别是在饮水方面。

  刚运营时,许多狗被寄养期间会出现拉肚子的情况,后来他们发现是水质原因,便赶紧安装净水器。

  前来寄养的宠物,宠物乐园会提供各式各样的房间,因为每只狗的饮食习惯不同,狗粮需要主人提供。常昶说,如果主人有特殊需求,他们也提供给宠物刷牙、陪玩等其他服务。

  常昶说,训练一只狗的周期通常为30天,除了训练基础的服从性技能如趴坐、绕圈、打滚等,还有定点上厕所、护食、随行等额外技能。这些价格在几千元不等。

  常昶说,现在宠物乐园的寄养和训练宠物量动态维持在30只左右,在一些节假日生意火爆时,会达到60只左右。而乐园目前有宠物驯导师近10名,每天早上和傍晚负责遛狗,训练一般是放在午休后的2到3小时。

  每年暑假,常昶会招收一批宠物管理相关专业的实习生担任训练师助理,有意思的是,这些实习生普遍都是00后。

  常昶开玩笑说,作为90后的自己都是团队中的“老同志”了。

  现在最年轻的宠物驯导师胡承超就是00后。胡承超是南京本地人,2019年年底他到宠物乐园实习,他所学专业是宠物养护与驯导,平时负责宠物的洗护和训练。

  从业4年多,他越来越喜欢这份工作。他说,每只宠物都有自己的性格和喜好,面对真诚的小动物,自己也很开心。

  几年来,凭着做事专注,慢慢摸索,他们终于在这条赛道上跑出不错的成绩。大伙儿对他们的服务评价也很高,这让常昶感到无比欣慰。

  常昶发现,现在年轻人养宠物的越来越多了,他们在家的时间通常是不固定的,所以对于宠物寄养和训练有更多需求。

  “年轻人的思维也比较新颖,他们更愿意花钱让宠物接受教育,有更丰富的体验。”常昶认为,年轻人的这种想法能够让宠物新业态不断升温,让更多人“花式养宠”。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 实习生 曹伟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果君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