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蒋成

当下正值就业招聘旺季,各地各类招聘考试密集举行。“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网络平台,有的“助考中介”以“考试援助”为名诱导求职者舞弊,以此牟利。这种乱象甚至蔓延到校内考试,由此催生了一条地下黑色产业链。

牵线搭桥,帮助作弊

近年来,许多入职笔试由线下改为线上,在灵活、便捷的同时,也给作弊者造成可乘之机。记者调研发现,在一些网络平台,“助考中介”诱导求职者“花钱走捷径”的情况屡见不鲜。

业内人士介绍,一些“助考中介”在考生与代笔者之间牵线搭桥,利用各种手段帮助考生作弊得高分。

为躲避平台监管,“助考中介”使用暗语与考生交流,通常使用“上车”“助攻”“辅导”等貌似普通、正常的说法。

记者在淘宝上搜索“课业辅导”“课程辅导”等关键词,随机点入一家网店咨询,客服要求添加微信。在与微信名为“课业辅导小助手”的店员沟通中,对方承诺在企业招聘考试中可以代考,也可以帮助考生作弊。

记者在淘宝上一家网店发现,其销售的商品标记有“银行笔试包进面”“企业笔试包进面”等广告。记者通过客服提供的账号添加微信后,商家表示:“国内各大银行以及地方银行都能做,还能考电力、保险、电信等行业央企。”

所谓“助考中介”具体如何操作?一名客服告诉记者,通常来说,中介负责与考生、代笔者联络谈妥后,预付全款的考生会被拉入一个群组,里面有数名代笔者待命。

以某用人单位的秋招为例。某岗位在笔试阶段试卷题目相同但题序不同,“助考中介”会事先发布大量广告寻找买家,确定一定数量的“订单”后,花钱找来多名“考手”报名参加考试。“考手”们分别拍摄考卷传到群组,场外提前准备好的多名答题者分别完成试卷的不同部分,再将答案发到群组中。

部分求职者介绍,为了维持考试秩序,一些企业笔试会要求考生在家中设置单机位或双机位的直播监控。对此,中介也会进行指导,传授如何调整电脑的高度、角度、位置等作弊手法。

蔓延至校内考试和英语四六级等考试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招聘考试,类似的替考、助考生意甚至延伸到中学、大学的期末考试、英语四六级考试等。

在闲鱼平台,一名自称某高校学生的“助考中介”介绍,他能组织替考初高中全科期末考试。“初高中全科,只要是校内的都可以。大二以内的高等数学、物理也行。”一名自称某高校大学生的“枪手”说,“手机发布答案的考试危险性更高,我的优势是可以线下替考,价格也便宜。”

“一些大学生为了获得奖学金或者取得保研资格,希望得高分,所以我们就有了市场。”一名“助考中介”说。

在中介们发布的宣传语中,“保你上岸”“期末考带你飞”“保你不挂科”等屡见不鲜。记者联系了几名“助考中介”,他们表示可承接初高中、大学期末考试。

记者调研了解到,与单兵作战的大学生不同,专门做期末考试代考的团队收费较高。有团队专门为物理、化工、计算机、土木等专业提供期末考“助攻”或替考,自称生意很好。

一些充当“枪手”的学生在社交平台发布替考广告,称能代考高校的期末考试,费用在几百元到1000元不等。“理工科专业的考试难度大一些,收费也相应高一些——60分及格线500元,75分800元,要求85分以上需要1000元。”一名“助考中介”说。

当记者咨询四六级考试时,一名助考中介告诉记者,“四六级也能做,现在市面上做的人少,我们有内部渠道。考生要确保能带手机进入,我们可以发答案。如果不想冒风险的话价格高一些,只要发身份证、准考证,就能查到425分以上的分数。”面对记者的质疑,该中介声称“有官方渠道的人”,并发来了其他买家成交的记录和合格的成绩单。

多方合力整治舞弊行为

我国刑法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些“助考中介”已落入法网。今年10月11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某等人组织考生考试作弊案作出一审宣判。法院经审理查明:张某、杜某某等人在2021年、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前和考试中,在考点附近安置信号发射装置、制作及发送答案,帮助考生作弊。最终,法院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分别判处张某等9名被告人5年6个月至2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5万元至2万元不等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考试作弊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以外的其他考试中,组织作弊,为他人组织作弊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帮助,或者非法出售、提供试题、答案,符合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非法生产、销售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罪等犯罪构成要件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针对“助考中介”乱象,受访者建议,招聘企业、平台和有关部门应从监管、技术等多角度共同发力,整治替考、助考舞弊行为。

贵州贵达律师事务所李泽超律师表示,网络平台商家以“课业辅导”“课程辅导”等为幌子提供考试作弊等服务的行为,一经查证属实便构成违法。相关平台应提高商家准入门槛、加强资质审查,对于认定提供作弊服务的商家,应将其及时列入黑名单并主动向有关主管部门上报;可能构成违法犯罪的,平台可将相关线索移交公安机关。

专家表示,招聘企业应提升反舞弊技术,封堵技术漏洞,防止考试舞弊。对于“走捷径”的考生,企业应取消作弊考生的成绩和录用资格;若发现已入职人员是以代考舞弊等欺诈行为通过招聘考试的,可依据相关规定取消聘用合同。

“各个高校针对考试作弊的处理方式不尽相同,但总体来说都比较严肃,轻则警告、挂科,重则开除学籍。”贵州民族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宗世法表示,针对学生校内考试作弊行为,学校应培养学生增强法律意识,改进考试形式,对监考的各个环节进行严格管理。

宗世法建议,公安、教育、网信、工信、市场监管等部门应加强配合,畅通举报渠道,加强对涉考违法有害信息的巡查处置,督促互联网企业落实监管责任,全面清理涉考有害信息,依法查处,曝光通报。对涉嫌考试作弊的,依法打击绝不手软。

编辑:冯仪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